博客年龄:18年1个月
访问:?
文章:3397篇

个人描述

邹蓝,江苏无锡人氏,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1978级校友,研究员/教授 。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信研究所、国家体改委研究人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代表处官员。.著有 巨人的跛足:中国西部贫困地区发展研究 1992年,北大中国国情研究中心中国国情丛书,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经济安全与危机管理 2008,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The European Community and China:New Horizons Basil Blackwell, Oxford and New York, 1986 co-author Les Relations economiques entre Chine et le Communaute Europeene et Leurs Evolution Documentation Francaise 1987 译作 科尔奈 走向自由经济之路 合译 山西经济出版社1991;约翰-斯坦贝克 斯坦贝克日记选 天津百花 1991 中译英译作 苗绣 双语版,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散文集 中国西部孤旅 2000,明镜出版社,繁体字版

拉达克:西域探险家入新疆之路

分类:文化评论 | 标签: 阿里   阿克赛钦  
2020-08-03 16:50 阅读(?)评论(0)

 拉达克:西域探险家入新疆之路


邹蓝/文,图

近期(2020年6月),印度河上游阿克赛钦附近西藏班公湖一带,三哥的兵丁,与我国的军人有过群体拳脚较量事件,看图片和视频,班公湖我方舰船也都出动了。不妨可以选调一些格斗比较好的军人上去助勤一段时间。据说三哥方面还调集了高新军事装备以及大量兵丁去了拉达克地区。三哥是仰攻,我方是居高临下。再说克什米尔地区,印巴两国剑拔弩张,三哥随时都有可能遭遇腹背受敌的局面。还不说新德里距国境线仅三百来公里,边境稍有动静,新德里就惶恐不安。

拉达克Ladakh与列城Leh,是印度与拉达克地区藏传佛教居民入藏的路口。他们沿印度河谷而上,进入中国阿里,或就近在阿里到冈仁波齐去转山,或到拉萨朝觐,也有顺便贩卖盐巴及其他用品。而英属印度时期,欧洲一些西域探险家,也是从这条异常艰苦的通道进入西藏,然后向北到阿克赛钦地区,沿叶尔羌河上游河谷一路向下到皮山、和田或喀什的。


红土达坂,新藏公路最高的达坂,位于西藏阿里日土县, 海拔5378米。青藏公路唐古拉山口海拔高度是5231米,差147米,约49层楼的高度。

我近年来对古代的交通线路产生了兴趣。查证了王昌龄、刘禹锡、柳宗元、黄庭坚、苏东坡、秦少游等政治失意人物被朝廷贬官到南岭以南或以西边地所走的路线。然后再大致了解从先秦开始历朝历代的干线交通以及随后形成的水路和陆路网络,撰写了《从古人游历外贬路线看中国古代交通》这文,有如下各段:朝秦暮楚:战国时期的国内交通网络框架;两汉的交通网络;魏晋南北朝与隋的交通;唐宋交通和诗人壮游;唐宋几大诗人与唐宋交通网络;蒙元明清的交通网络;茶叶之路与茶马古道。这组文章,是我读《中国交通史话》一书的读书笔记,尚待逐一推出。

现在这篇文章写成,则可以再补一节。补上近代以来帕米尔高原,西天山和准噶尔盆地,以及列城-阿里-阿克赛钦-皮山的陆路对外交通通道。毕竟在汉唐之际,这些东来西往的线路,实际上都在中原王朝控制的地域之内。汉朝势力范围包括了葱岭以西地区。而唐朝,军政势力覆盖到大小勃律,即克什米尔邻近中国的部分。到清朝,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区作为藏传佛教区,是受驻藏大臣节制的西藏藩属。

为什么,19世纪的西域探险家没有从沙俄的中亚进入新疆,而多数不辞辛劳从克什米尔翻越喜马拉雅和昆仑,或者从帕米尔的喀喇昆仑过来,而不从难度很低的中亚过来,我核查了一下西伯利亚铁路的建成,才弄明白。该铁路是沙俄时期修建,动工于1904年7月13日,历时13年到1917年完工。19世纪的探险家进入西域,还没有这条铁路可以使用,否则从塞米巴拉金斯克Semipalatinsk下火车(这个城市与阿勒泰市一样,是额尔齐斯河上的城市),马车一路到新疆塔城,或者到吉尔吉斯斯坦,进入吐尔尕特关口,就直接到了新疆最西部,山口到喀什在150-170公里左右。

为此,我从书架上找出了几本书《闯入世界屋脊的人》(西藏人民出版社,1997年),《外国探险家西域游记》(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994年),《丝绸之路》(斯文·赫定S Hedin,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斯坦因S. Stein:考古与探险》(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992年),《重返喀什噶尔》G. Yalin(新疆人民出版社,1994年),《丝路探险记》(大谷光瑞Otani,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年),《勇闯无人区》(邦瓦洛Bonvalot,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荒原的召唤》(普尔热瓦尔斯基Prezwalski,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亚洲腹地旅行记》(斯文·赫定,上海书店出版社,1984年,竖排繁体字本)等书。

而兰登·华尔纳L.Warner的《在中国漫长的古道上The Long Old Road in China》,因为他从北京一路坐火车到三门峡旁边的观音堂,然后一路马车或徒步到酒泉和黑城子并往返,并不是走的新疆天山喀喇昆仑或喜马拉雅高峻凶险的山道出入中国的,因此就不再多说了。

斯文·赫定的书《亚洲腹地旅行记》,第120页是《吉尔吉斯人》一篇。这表明,20世纪20年代,斯文·赫定可能是从沙俄的中亚西天山今天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的口岸进入中国新疆的。究竟哪里,根据斯文·赫定的书说,过了山口就看到了卡拉库里湖,那就是穆孜塔格雪山与公格尔九别雪山下的那个高山湖。从这点看,他似乎是从如今与塔吉克斯坦之间的喀拉苏口岸进来的。2004年8月我在喀拉苏口岸亲眼看到此景。但是喀拉苏口岸的交通很不方便,真不如伊尔克斯坦或吐尔尕特口岸交通方便。不知赫定究竟从哪里入境。


根据《荒原的召唤》一书,1870年代的普尔热瓦尔斯基,是一路走西伯利亚经蒙古过张家口进入北京的。然后循蒙古高原南缘往东去了克什克腾。然后又往西,经土默特,乌拉特,包头过黄河到鄂尔多斯。过磴口进入阿拉善。由于同伴生病,他们返回张家口。两年后他们原路返回,然后南下甘肃青海,并经布尔汉布达山及巴颜喀拉山进入藏北高原。然后大致过阿拉善到库伦(今天的乌兰巴托)。

  最后修改于 2020-08-03 21:41    阅读(?)评论(0)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